魔鹰

午夜怪谈   2022-08-31   

达明与他的妻子晓君是一双很登对的夫妇,外间的人看来甚为羡慕,他们自己也这样觉得。

他们实在是郎才女貌,也佳偶天成。

王达明人英俊,晓君也美艳,而且两个都是那么能干,他们合力管理达明公司。

这是王达明的父亲遗下来给他的一间小公司,王达明善于经营,把它经营为一间财雄势大的公司,而晓君本是他的女秘书,因为工作上接近得多而有了感情,结为夫妇,生意做得更好,达明公司也成为了跨国公司。

这天晚上,王家却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情。

有人按门铃,仆人进来通传,说有人送一封文档来。

王达明说∶“我出去看看!”

他出去行到花园的露台中,一个穿制服的信差呈上一只硬皮纸袋,请王达明签收,王达明签收了便拿进来。

晓君正在看电视上的经济行情节目,但这些她其实早已心中有数,可看也可不看。

她看着王达明拿着封信进书房。

王达明把那信封放入抽屉,锁好了,回头一看,看见晓君已经出现在门口。

晓君说∶“那是甚么?”

“没有甚么,”王达明说∶“普通的东西。”

晓君说∶“我以为我们之间没有有秘密的,假如是普通的东西,不会派专人在这个时间送来,你也不会特意走出去取。”

“只是一批货到了,”王达明说∶“这是提货单。”

“甚么货?”晓君说,“我怎么不知道今晚有甚么货到!”

“你因太忙,”王达明说∶“我就自己去弄好了,只是小事,难道我瞒着你自己己做生意?我的财产也是你的财产,我们又没有分,我需要自己偷偷赚钱偷愉用吗?”

“不是这个意思,”晓君说∶“现在是电脑时代┅┅”

她在桌子前面坐下,对着电脑,把电脑开了,说∶“很快嘛,电脑可以告诉我是甚么了。”

他们的电脑联接公司,公司的一切资 都可以查到,如此,他们在家也可做一些工作,可以作决定或是操纵运作。

“不重要的,”王达明说∶“还没有列入。”

晓君却按动电脑的键,把一些资料打出来,说∶“是不是这个?”

王达明的脸沉了下来∶“你怎么查到了我的私人密码?”

晓君说∶“你别理,自己看看,这是甚么?”

王达明上前拥着她∶“不要怀疑我吧,怀疑我就很伤感情。其实这是一宗飞来的大生意,很容易就可以赚到大钱,我是要等到成功了之后才告诉你,让你惊喜一下!”

“现在我却是惊而不喜了,”晓君说∶“照我所得的资 ,这是一批飞弹,供应给恐怖份子,这不是我们应该做的生意!”

“这种生意总有人做。”王达明说。

“但不是我们做。”晓君说。

“这牵涉我们其他生意,”王达明说,“假如不做,我们就会失去了一部份中东生意。”

“我损失得起那些。”晓君说。

王达明还是拥着她,他在她的耳朵上轻轻一吻,说道∶“我们到床上去吧!”

“你发神经!”晓君说,“我们正在讨论一件重要的事情,你却说上床!”

“我们到床上去,”王达明说,“谁嬴了就依谁!”

“这个┅┅”晓君说∶“我们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方法解决一个问题!”

“这一次可以试试!”王达明说。

“但你一定会输的。”晓君说。

男女间的事,本来一定是男方输,男方一发泄了,就不能继续下去,女方即使很辛苦,张开腿子也是仍然可以支持。

“这不是便宜你了吗?”王达明说∶“不过,这是要事后才知道是谁胜谁负!”

“但这个我却认为我们牵涉不起,这生意真的不能做,”晓君说∶“这巳经不是第一次,你以为我不知道?你再做下去,即使你是我的丈夫,我也不会留情!”

“暂时不要讲那个。”王达明吻住她的嘴唇,就把她抱起进入睡房中。

书房连睡房,所以很方便。

她横躺在床上,闭上了眼睛。

他们做这事的习惯是王达明为她脱衣服。

王达明也为她把衣服都脱去了,她露出一具晶莹美丽的胴体,在舒服的环境之下,这 是非常高的享受。

王达明自己也脱去了衣服,他的身体在男人之中也算得上非常好看,兴她很配合,只是他露着一个不寻常的微笑。

晓君幽幽地说∶“灯亮着会刺我眼┅┅”她仰躺,天花板上的灯就觉得太刺眼了。

王达明伸手向天花板上的灯一指,一条电光通上去,灯就熄了。

她说∶“怎么,你不走开也可以熄灯?”

“我能做许多你不知道我能做的事情!”王达明说。

“怎么?”她说,“甚么在亮?”

她张开眼睛,就看见他那件东西正在发亮,那件东西胀大而挺了起来,正对着她。

那头部在这状态时,通常都是深紫色、或是深红色,但无论如何都不会象他这样,好象烧红了的铁,正在发亮。

“你怎么啦?”她吃惊地说。

“这就是我会嬴你的本钱!”王达明说。

“不┅┅不要!”她说着,但王达明已执住了她的两腿,一攻而入。

“啊呀┅┅很痛┅┅!”

她张开嘴巴说着话,嘴巴却在透光,那东西的头部已经进去了,就看不见发光,但是光却从她的嘴里透出来。

“你会输了!”王达明格格地笑着。

“你┅┅怎会变成这样?”她吐出来,呻吟着问。

“我另有力量,”王达明说∶“另有一过人赐我神奇的力量!”

说着,王达明把那发光的阳具插入晓君的阴道中

“我┅┅啊┅┅你要弄死我了!放开我┅┅”

王达明只是更加深入腹地,而且他的双眼亦发起光来,眼球有如熔掉了的玻璃,他的皮肤上也开始生出鹰似的羽毛。

晓君尖叫起来,极力挣扎,但没有用。

在前面,花园中,那个穿制服的信差还没有走。

一个穿制服的人,做不重要的工作,是不大受注意的,但是显然他在这件事情上颇有影响力。

他就坐在一块石头上,望着睡房的窗子。

王达明继续抽插着,发光体从晓君的阴户里面透出红光。

晓君已经失去了挣扎之力,眼睛半闭着。

王达明说∶“你不应该破坏我的事情,你太聪明了!世界上不能容纳你这样的人!

这世界需要的是乱!有你这样的人就乱不起来!”

“你┅┅”晓君气如若游丝地说∶“这是┅┅魔鬼┅┅讲的话┅┅”

“一定要支持他们,才能制造混乱,混乱之后可以由我们来统治!”

“这不是你┅┅”晓君说∶“你┅┅受利用了!”

“我不是最大,”王达明说∶“但我会坐第二把交椅!你!你今晚会死在这床上,你的死因会是心脏病发而暴毙,很可惜!”

晓君双眼一磴,就不动了!

“真可惜!”王达明说,“我们本来是很用得着你的,但是你就是不肯投向我们这边,没有办法!”

此时他认为自己已经大功告成了,便企图退后,拔出来。

但是他却发觉拔不出。

晓君不知怎样,竟然可以把他紧紧吸住,王达明再用力,他觉得就象是要拔去一件本是生长在她的身上的东西,也可以说,他这东西好象变成是两人共同的了,是一个联系。

王达明眼中的光一闪一闪,身上的羽毛也竖了起来,他是正在运用他的特殊力量,但是这仍是没有用。

他愤怒地大叫起来,两手猛烈向晓君一拍,把她推开。

但是电光一闪,“隆”的一声响,晓君没有被推开,只是他自己飞开了,王达明跌在地上,发呆着。

他看见晓君的两腿之间正在发光,他再低头看看自己的两腿之间┅┅没有了!已经断了下来,断在晓君里面,所以晓君那里正在发光,他自己却是有些绿色的浓液似的东西从断口流出来。

“怎么啦?”王达明说,“她应该是死了!”

晓君确是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,然而她却把工达明这件武器吞掉了。

王达明狼狈地扑前,要伸手去把那截东西拔回出来,但是地才一接近,便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弹开了。

他一再跌在地上。

“我不能输给你!”他叫道。

晓君躺在床上,的确象是已死去了,眼睛闭者,嘴巴也没有动,不过她又能发出声音来。

她说∶“你应该悔改!”

“你是谁?”王达明叫道。

“你不知道你自己做甚么,”晓君说,“你受了利用,你不能盲从!”

“但那是我的母亲!”王达明说∶“我要听我的母亲的话,她给我力量!”

“那已不是你的母亲!”声音从晓君的身体传出。

这时房门“砰”地开了,一个老妇人出现。

就是王达明的母亲,她本来是住在屋子的另一间房,但她现在也来了,她比王达明更可怕。

她的全身都是那鹰似的羽毛,但却像金属制成的,此时已烧红了,发出逼人的光,她的双眼有火焰在烧着。

她叫道∶“好大胆!乱讲!”

达明说∶“妈妈,我不能嬴她!她拿去了我的┅┅”

“这不是你的妈妈,”晓君说∶“上次中风进医院,她已经死了,她却给救活了过来,你们都以为是奇迹,实在已经是邪恶的鬼灵代替了她!她已经侵入了你的家庭,在影响你!”

“乱讲!”老妇人喝道。

“你看看她,”晓君说∶“你的母亲是这样的吗?你从小到大有看过她这样吗?”

王达明开始怀疑地看着他的母亲。

“意志不要动摇。”老妇人喝道。

王达明说∶“你是┅┅?”

晓君说∶“她是战国魔鹰,她要利用你制造混乱、引起战事,这是它们的专长!”

“达明!”老妇人说∶“你要统治世界,你就要跟我,我们要战胜她!”

王达明变成不知所措。

老妇人是叫他意志不要动摇,但这一点他显然是已经做不到了。

老妇人对晓君喝道∶“你好大胆!竟敢和我作对!你有甚么力量?”

她一腾身就飞上前去。

但是她不能接近,只差几尺她就停了下来,降落在地上。

强烈的电流在她与晓君之间闪着,很显然她要接近晓君,但是跷君却有能力抗拒,她不能到达。

王达明在旁边看着她们相持不下,却帮不了甚么,他也狼狈地用手掩着下身,但是那些脓液仍继绩流出来,而且似乎越流他就越软弱似的。

忽然,电流停止了,老妇人退后。

王达明说∶“你输了!”

“不是,”老妇人说∶“她的力量是来自外面的!谁?”

“我!鬼王!”一声叫喊,一个人破窗飞入,就是那个穿着制服的信差。

老妇人说∶“你是谁?”

鬼王徐徐笑起来∶“我睡了几百年,忽略了,你们就肆意作怪,连我都忘记了!我是掌管你们的!我不允许你们这些恶魔乱搞!”

“你!”老妇人说∶“你已经不能控制我,我有时间修练。”

“修练到狂妄自大!”鬼王说∶“自以为很有力量,现在我就要给利害你看看。”

老妇人伸出手掌,手掌已张开成鹰似一样,发着红光的爪尖飞了出来,射向鬼王,但是不起甚么作用,虽然射出很快,半途又停住了,然后慢慢降在地上。

老妇人一阵一阵发光,极力要使那些爪尖升起,但它们却是无力地垂下。

她不断发出尖锐的鹰叫。

忽然,晓君两腿之间一亮,那件东西飞了出来,好象炮弹似的射中老妇人的背。

老妇人大叫一声,火星飞射,散了开来,转眼间化成了一只鹰,一跳就向窗前飞了出去。

鬼王也飞了出去,升到半空,把这鹰截住,他伸手一招,这鹰就收进了他的百宝袋中。

鬼王也腾空飞去┅┅

王达明和晓君的时光却退回,他们退回了在电脑前面争执的时侯,房间内的事没有发生过,他们也没有入过房。

晓君正在说∶“你和我的生意都很成功,为甚么要做这种丑恶买卖?你想清楚!”

“你说得对,”王达明说∶“我也不明白,我好象是要向我的母亲证明甚么!”

“你的母亲根本不理你的生意!”晓君说。

“我糊涂了,”王达明说,“对,还是在不太迟之前停止,明天我们取消这交易,现在我们进房。”

他拥着她进房,这一次却是恩爱的亲近,而不是凶险的血斗了。

第二天他们就发觉,王达明中风救回的母亲在睡梦中去世了。

他们也不很伤心,她已经很老,也是难免有这一天,活着困在轮椅上很辛苦,去了是一个解脱。

以王达明的地位,丧礼当然是场面很大。

王达明也很难认得每个来送殡的人。

他也不认得其中一个是鬼王,鬼王却是来调查,他想看看前来的大人物之中,有多少个都是恶鬼化身或附身。

– 终 –



相关推荐:

起来!小方

[2022-09-28]

十日谈前夜

[2022-09-28]

情挑妈妈生

[2022-09-28]

樱冢歌剧院(第一幕·鱼之章)

[2022-09-28]

照妖

[2022-09-28]

不可思议漫画屋(1)

[2022-09-28]

不伦的鬼奸和乱伦

[2022-09-28]

目标!百人斩

[2022-09-28]